方學書(左)與女兒方瑞娟(中)、妻子王新芳一家三口的合影。
  天山網訊(巴音郭楞日報記者陳若涵 劉陽攝影報道)“點一盞心燈,您為我們指明方向,讓我們在黑暗中不會迷失方向;灑一腔熱忱……”9月10日,迎來了一年一度的教師節,莘莘學子感謝老師授業解惑。同時,也讓我們來到教師之家,感受他們的酸甜苦辣。
  9月6日,記者走進了庫爾勒市一個特殊的家庭,他們一家三口都是教師。今年53歲的方學書,從教36年;他的妻子王新芳,也在教師崗位上堅持了33年;女兒方瑞娟,現如今在庫爾勒市第八中學任教。
  1.教師緣讓他們“喜結連理”
  1978年,17歲的方學書畢業於第二師29團中學,之後留校任初中化學老師。剛步入教師崗位的他,遇到了難題,就是如何管理學生。
  “那會兒我只比我的學生大兩三歲,沒什麼威信,管理學生時遇到不少困難。學生不聽話,還經常會有‘小團體’對老師進行威脅,學生之間常發生矛盾,有時會用‘武力’解決問題。面對這些問題,我開始思考,尋找解決辦法,那就是對學生認真負責,多給予關心。就這樣我得到了學生的尊重,與學生間的關係也就好了。”方學書說,教師職業不僅成就了他的夢想,同時也讓他遇見了一生的伴侶。
  “1981年,我在巴州第一師範學校中專畢業,當時學的是物理專業,因為家在第二師29團,所以畢業後就留在當地中學任教,當時和方學書在一間辦公室里工作,我教初中物理,他教高中化學,兩人長時間接觸,讓我們走得更近。”王新芳說。
  其實,方學書對王新芳早已產生了好感,但他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意。後來,他托同一學校的老師介紹他與王新芳“處對象”,兩人因為性格和職業的原因,共同語言比較多,沒多久便成了戀人,1985年領取了結婚證,1986年女兒方瑞娟出生了。
  2.從教30餘年的苦辣酸甜
  兩人從教多年,很多往事歷歷在目。“1984年,我帶的那屆學生中,有一個孩子叫陳凱,他當時很叛逆,初一那年曾拿磚頭砸班主任。他上初二時,我接了這個班,我選他當了班長,之後的結果就是他成了優秀班幹部。”王新芳說,現在陳凱的工作和生活都不錯,時不時還會來看看他們,逢年過節從來沒落過。有時候家裡水管子壞了,打個電話,他就過來幫忙,就和自己的孩子一樣。也正是因為這件事,王新芳被學生稱為“王媽媽”。
  在王新芳心裡,還一直掛念著一個孩子。這個孩子的父親長期在外工作,家庭矛盾很深,母親也管不住他,逃課、打架成了家常便飯。“鑒於此,我讓他在我家裡住了兩年,我來負責他的課業和教育。在我家住的一段時間里,孩子的情況有了好轉,可臨近中考,他因為和學校以外的人發生矛盾而出手傷人,被學歇除了。一直到現在,每當想起這個孩子,就會感到內疚和惋惜。”王新芳說。
  1996年,因為考慮到女兒方瑞娟上學的因素,方學書夫婦來到了庫爾勒市第四中學任職。因當時條件有限,學校將教學樓里的一個不足15平方米的衛生間給他們改裝成了宿舍。方學書說,平時做飯就只能在小走廊里,有時候,學生還在教室里學習呢,就能聞到炒菜的香味了,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  “當時條件不好,我們住在三樓,沒有自來水,也沒有下水管道,不管是洗衣做飯,都需要從樓下提水上來,然後再把污水提下樓。”王新芳說,當時她姐姐家的孩子也跟她住,學屑慮到他們的具體情況,又在二樓騰出來一間10平方米的辦公室給他們作宿舍。
  比起生活中的困難,工作上的重擔更是把夫妻二人壓得有些喘不過氣,“當時的四中,初中部和高中部加起來一共有28個班,可教師資源遠遠不足,我當時帶了6個班的高中化學課,且還擔任班主任,工作壓力很大。”方學書說。
  1999年5月1日凌超當時正值高三緊張複習階段,方學書因突發心臟病被送往醫院搶救,病情稍有穩定,他便出院了,他放不下學生。2009年他再次突發心臟病住院,病情稍有好轉,便又回到了講臺。這些事被師生們傳為佳話,因此被大家稱為“方鐵人”。
  “雖然會遇到不少困難,但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教師這個職業,因為我們熱愛這個職業,也習慣了和學生打交道。”方學書說。
  方學書在庫爾勒市第四中學工作期間,曾連續十年獲“自治區優秀園丁獎”;在1999年、2000年、2003年獲市級優秀班主任;2005年獲市級先進教師;2007年和2009獲“教育系統民族團結先進個人”等獎項。
  王新芳從教33年,曾被評為“巾幗文明標兵”,獲得“全國首屆創新物理散文大賽二等獎”、“自治區教學論文一等獎”、“自治區青年教師大賽一等獎”,多次獲得市級優秀班主任和先進教師等光榮稱號。
  3.女兒也成了園丁
  “剛來到庫爾勒工作的時候,女兒還小,當時上初中,我是她的物理老師,平時工作比較忙,天天處理完工作的事就已經精疲力盡了,我和她的父親根本無暇顧及她。”王新芳說,她帶的很多孩子都以優異成績考上高中和名牌大學,但自己的孩子在班裡成績只能算中上。2004年,女兒考入了新疆農業大學外國語學院英語系。
  方瑞娟說,父母平時對她很嚴格,沒有過多時間照顧她。“那時候,我媽帶我物理課的時候,我看到她都緊張,後來升到高中,爸爸是我的化學老師,他們又都是班主任,放學後也很忙,都沒時間管我的學習。”
  “我記得有一次孩子問他爸爸一道化學題,他爸爸嚴厲地說,上課沒有聽課嗎這道題不會嗎從那以後,她都很少問我們題了。”王新芳說,自己雖然教育了不少孩子,可是對自己的孩子始終很愧疚,作為母親,對女兒關心太少,付出的太少。
  2008年,女兒大學畢業後,方學書夫婦想讓她從事教師職業,女兒雖然有些不情願,但還是堅持下來了。
  “從小就看到父母每天忙碌,所以當時就業時,我有些不情願,但現在接觸到教師這個職業後,雖然會累,也辛苦,但是很欣維我也開始喜歡上了這個職業。”方瑞娟說。
  大學畢業後,方瑞娟來到庫爾勒市第十三中學任教,當英語教師,並擔任班主任。工作期間,她在庫爾勒市青年教師彙報課中獲得一等獎;2009年參加庫爾勒市教育局青年教師研討會彙報課獲得一等獎。2009年8月由學校推薦積极參加國家西部教師培訓,被選派到北京語言大學進修一年,現如今,在庫爾勒市第八中學任教。
  採訪結束時,方瑞娟彈起了鋼琴,這是1997年父母傾其所有積蓄為她買的。方瑞娟彈奏的優美樂曲里,流露出了一個教師之家的和諧旋律。  (原標題:新疆庫爾勒市:一家三口的教師情結)
創作者介紹

league

kh42khal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