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炮語錄
  “我沒有責任替窮人蓋房子,開發商是給富人建房子的。”
  “房產品牌就應該是具有暴利的。”
  “公開房屋成本,就如同讓開發商公開自己老婆的胸部有多大。”
  “對真正有錢的人來說房價還不夠高。”
  “房地產商需要囤地,地里有糧心中才不慌。”
  “年輕人就該買不起房。”
  “傻瓜才期待房價下降。”
  “胸罩那麼大一點,要好幾百元錢,按平方米算,比房子貴多了。”
  任志強與華遠
  公開資料顯示,1984年,33歲的任志強加入北京市華遠經濟建設開發總公司。1993年,任志強完成華遠股份制改造,擔任華遠集團總裁、總經理。1996年,任志強帶領華遠上市,成為國內第一家進入資本市場的地產企業。2001年9月,華遠集團將所持華遠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全部股權轉讓華潤總公司,並收回“華遠”品牌。2002年,任志強在華遠集團二次創業,重新創立了北京市華遠地產股份有限公司,並於2008年借殼上市。2011年4月,任志強卸任華遠集團董事長一職,但仍任華遠地產上市公司董事長。
  我憑什麼看好誰不看好誰,愛選誰選誰!
  你們別把退休看成好像快死了似的,沒到那時候呢!
  目前市場的溫度可以讀出,第四季度的情況將明顯優於前三季度!
  北京不可能(放鬆限購),限購政策已經脫離房地產,而成為了限制人口的政策!
  回覆完最後一條微博,是10月21日晚上22點46分。因為被好友潘石屹提前泄露了“退休紀念照”,任志強一晚上都在忙著回覆各種留言、轉發。
  這一夜,很多人失眠,但任志強“睡得很好。”他說,按時在早上6點半醒來,習慣性地刷了幾條“雞湯”微博,談人際交往,談愛護環境,一切如昨。3小時後,他將對媒體宣佈退休的消息。
  “也許他們會比我管得更好。”任志強沒有擔心以後的華遠,而他所留下的管理目標依然與規模無關。這符合他的性格,即便外界爭議不斷,但從不會左右他的判斷。這樣一個具有“優雅野心”的地產大佬似乎難見他皺起的眉頭,但當記者昨日問其在華遠30載所承擔的最大壓力時,任志強的回答也道出了個中緣由。
  “愛選誰選誰”
  將華遠弄回北京 沒有什麼事了
  “你們看了公告就知道,這裡面沒有我名字,11月24日是我最後一次主持股東大會,到時候選舉完,就沒我什麼事兒了。”任志強在發佈會上坐定,開門見山。
  根據華遠地產(600743,SH)10月21日晚公告的第六屆董事會新董事人選,提名孫秋艷、孫懷傑、楊雲燕、張蔚欣、唐軍、陳曉玲為非獨立董事候選人;提名陳淮、王巍、朱海武為公司第六屆董事會獨立董事候選人。現任董事長任志強並沒有出現在名單中,這意味著任志強在新一屆董事會中將不再擔任董事長職務。根據公告,11月24日華遠地產將舉行臨時股東大會,如果股東大會上這項議案得到通過,任志強將正式退休。
  公告一齣,任志強要退休的消息刷爆了當晚地產媒體記者的“朋友圈”。這個地產行業“黃金時代”的標誌人物,他的退休更被煽情地定義為“一個時代的謝幕”。
  為什麼選擇在此時退休?任志強說,之前華遠借殼湖北ST幸福上市,6年後,終於在“十一”之前“回歸北京”。“現在終於把公司弄回來了,也沒有我什麼事兒,可以退休了。”
  “接班人你最看好誰?”有人問道。“我最討厭這樣,搞得跟太上皇一樣。我憑什麼看好誰不看好誰,愛選誰選誰,我覺得年輕人比我們更有衝勁,不操這個心。”任志強抬高語調回應。
  雖然不願意談“接班人”,但他“約法三章”。“我告訴他們嚴守幾條線,一定要股東利益第一,員工利益為輔。”在前一日的公司內部會議上,任志強如此強調。任志強引以為豪是華遠對股東的投資回報率,而這樣的評判標準也是他告訴“接班人”的核心。
  “退休又不是死”
  退休後還身兼數職 最想乾學術
  “一段老路的盡頭是新路的開始! ”10月20日22點30分,任志強發了這樣一條微博。所以當有記者問到,要退休的時候心情怎麼樣,睡得好不好,任志強直言,“你們別把退休看成好像快死了似的,沒到那時候呢,我還可以打打球,種個樹。”
  正如微博所言,退休之後任志強依然很忙。“你們別以為我沒事兒幹了,我職務還多著呢。”任志強開始掰指頭數起來:中國房地產協會副主席、副會長;全國房地產商會執行副會長;中國最大的NGO組織阿拉善現任會長;金融博物館書院院長以及大約五六所高校的兼職教授。但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是學術研究。
  萌生搞學術研究的基礎是之前華遠聯合首開、萬科等幾家企業做的REICO工作室。“所以在房地產一線有些資料,還得成立研究院,弄個院長噹噹,儘管名字還沒想好。”
  任志強告訴記者,退休後依然會到華遠企業中心辦公,“大不了給我換個小點兒的辦公室。”他開玩笑說道。
  近年來,任志強並沒有太多的時間來處理公司事務性的工作,他坦言,公益與社會活動占到了其一年三分之二的時間,“就阿拉善來說,一年我大概要拿出將近90天的時間來忙活,又是爬山,又是種樹。”說起公益,任志強收不住,他大聊特聊自己要為阿拉善開發200個會員的任務,以及“忽悠”到現在只完成了100個。
  放心將時間交給公益,是因為任志強承認自己的保守以及年輕人“接地氣”的管理理念,“所以我不擔心公司會有大的問題,也許他們會比我管得更好,我這個人有點老了,也保守。”
  “還說房價多沒意思”
  堅持華遠不降價 自認錯過好時機
  對於這個已過花甲之年的老地產人來說,屬於他們的“黃金時代”正在接近尾聲,即使他並不喜歡在這個時代前冠以“黃金”或“白銀”。
  他用數據來闡述理由,“我們可能還有200億的住宅總量增加,每年還會有部分折舊,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,也許數量上的增加會下降,但金融上是增長的。為什麼?因為東西越來越貴。”
  說到這裡,自然不忘讓他再談房價。老任笑了:“說了20年了,沒意思。”但他沒有忘記批評北京自住型商品房的政策,“北京市政府的做法是最不符合市場規律的做法,違背了市場化的財富再分配。”
  但其直言,從目前市場的溫度可以讀出,第四季度的情況將明顯優於前三季度,而之前傳言的北京市將放鬆限購,任志強則直言,北京不可能(放鬆限購),限購政策已經脫離房地產,而成為了限制人口的政策。
  “現在的經濟形勢是打著弔瓶的非健康狀態,決定溫度的是這個弔瓶,如果高興就給打一針,比如今年已經出現了兩次的定向降準,1萬億的開行貸以及2000億的平衡資金,政策的周期越來越短,也沒辦法去猜。”
  也因此,在上半年市場最蕭條之際,華遠地產一直堅稱不降價。當時,有業內人士直言,華遠不降價的原因,並非不想順應市場形勢,而是深諳房地產發展規律的任志強明白,一旦降價,必將引發一連串的負面反應,包括此前購房業主的反彈。
  坐在記者面前的已不再是那個對房價判斷斬釘截鐵的任志強,即便他說自己想得開,從不在乎被人罵。“對企業發展戰略來說,非市場化因素阻礙太多。如果早幾年同意我們走出北京,但國資委不同意,稅收應該貢獻在北京,這也就錯過了好的時機。很多時候我們做不了決定,而萬科不存在這樣的問題。”他坦言,錯過好的時機讓華遠慢一步,步步慢。
  以往說到這裡,任志強會點上一根煙,更覺滄桑,但今天他沒有,他戒煙了,就好像告別了一個時代。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尚希 成都商報記者 熊玥伽  (原標題:任志強退休人退“炮”不休)
創作者介紹

league

kh42khal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